杨伟民:如何通过生态产品将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

gexiaofeng 人物访谈 2019-08-19 97 0

位于浙江的千岛湖为什么要给远在安徽的黄山交钱?绿水青山究竟是如何变成金山银山的? 本是垃圾遍地、污水横流的成都府南河,怎么成了寸土寸金的风水宝地?什么是市场化生态补偿机制? 《中国经济大讲堂》特邀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为您深度解读。



贵宾简介


杨伟民,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长期从事经济理论和生态文明理论研究,在中国发展规划、产业政策、体制改革、生态文明建设等领域提出了许多颇具价值的见解。

什么叫作生态产品?过去我们对产品的定义有一些狭隘,认为产品就是经过劳动加工后得到的东西,有劳动对象,然后要经过劳动加工,没有劳动加工就不能叫产品,没有价值。但是问题在于,我们需要呼吸空气,需要水,需要良好的环境,需要宜人的气候,从人的需求来讲,我们需要这些东西。西方经济学不研究这个方面,它研究稀缺的资源怎么样有效利用来满足人的需要的问题。它们认为空气和水不是稀缺的,而是无限供给的。但是现在来看,空气和水都不是无限供给的。十九大报告讲,我们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需要。美好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就是对生态环境的需要。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大发展大大地增强了提供农产品、工业品、服务产品的能力,但是提供生态产品,特别是优质生态产品的能力是下降的,这是中国的实际情况。所以,中国的下一步就要向生态文明迈进,必须要把生态产品定义为产品。也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怎么样能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生态产品是有价的,跟工业品、农产品和服务产品一样,本来都是可以卖出价格的,可以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





塞罕坝通过了近五、六十年的努力,把过去荒山秃山的地方变成了几十万亩的一片人工林。现在的塞罕坝通过间伐林木、旅游就可以实现把整个塞罕坝地区的经济循环起来。过去,中国的林场基本上都是是亏损的,国家年年要补钱。生态地区究竟怎么样能够解决好当地的发展问题呢?在保护生态同时又能够实现当地老百姓的脱贫甚至今后的致富,我认为有以下几个途径:



一、中央财政购买生态产品。三江源地区每年为下游地区无偿提供600亿立方米的清洁水,如果当地要在三江源上面修一个大坝,你不拿钱我不放水,当然他们不会这么做,国家也不会同意这么做。但现在并没有对这600亿立方米的水进行补偿。中央财政今年一共拿了721个亿,用于对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确定的重点生态功能区的县给予生态补偿,平均一个县大概1亿多,实际上是中央财政代表13亿人民向生态地区购买生态产品。人家提供生态产品了,你本来就应该去交钱,这是一种产品之间的交换。



二、地区之间的生态价值补偿。比如纽约和纽约州,纽约的用水是上游的两个州提供的,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纽约市和纽约州就开始向上游的两个州交了5亿美元,用于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和修建农村的污水处理厂等等,这就保障了纽约和纽约州的清洁用水问题。如果它们不花这个钱,纽约就要花60亿美元来建一个净水厂,这实际上是地区之间生态价值的交换。中国现在已经有了这样比较好的案例,浙江的千岛湖大概60%的水源是从安徽进来的,千岛湖是浙江重要的水源地,特别是杭州地区的重要水源地,如果一旦被污染就会很麻烦。所以安徽、浙江各拿1个亿,中央财政掏5个亿,提出的协议:如果安徽的水进入到浙江都保持在二类,那这7个亿元都给安徽,如果低于二类的水进入到千岛湖,就把那7亿元人民币交给浙江。



三、生态地区出售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这个需要是比较久远的,也是全国性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央关于十三五规划建议,要建立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还有用能权的初始分配制度。中国13亿人,接近14亿人,排放二氧化碳的权利应该是一样的。但是现在除了给企业以外,没有按照十八届五中全会说的那样,按初始分配制度把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用能权分配给全国的老百姓。如果西藏、青海也分配到一定的排污权、碳排放权,很显然,他们用的是很少的。假设一个人是100立方米的二氧化碳,西藏、青海可能都用不了,因为他们也不开车,骑个马悠悠哉哉地唱着歌放点牛和羊。但在北京、上海就不行,这些地区天天开车。这样的话就要缴碳排放的钱,把这些钱补给生态地区的人群,这就解决了问题,像三江源地区,关于未来的生活保障问题和生活水平提高问题。谁排放的二氧化碳少,钱就应该给谁。



第四,生态产品的溢价。通过修复生态被破坏的地方,使土地更值钱了,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成都曾经做过“府南河治理”,或者叫“锦江治理“。有一条流经整个成都市区的河流,在没有治理之前,河两岸的一亩土地是30万元人民币,整治之后,变成300万元,溢价10倍。增加的这270万元是因为治理了府南河,环境好了,地就值钱了。我今年年初到太原,看了它的西山生态修复的情况。西山过去是煤炭塌陷区、建筑垃圾的堆积场和其它的一些生活垃圾的堆积场,山体都被破坏了。后来太原开始实行生态修复工程,把西山划成了十个森林公园,交给了一些国有企业和一些民营企业进行修复。现在已经修复得很好了,过去的照片和现在照片比较有天壤之别,过去的模样已经看不到了。有一个民营企业老板就投了十几个亿。他为什么要投这个项目?以后这钱怎么回来呢?因为山西出了一个政策,允许在你修复的土地上开发20%的土地,其中,10%用于基础设施,剩下的10%用做搞其它的一些建设,比如住房建设等。所以,那个民营企业老板修复完那块地之后,我估计那个地方的生态产品的溢价至少要10倍,甚至20倍、100倍都不止,完全可以把投入的那十几亿人民币收回来,这就是用一种新的市场化办法来修复生态环境。大家知道,十九大报告当中有一句话,建立多元化、市场化的生态补偿机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那些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破坏的生态环境,让我们这一代人去修复的话,靠财政那点钱根本不可能,所以必须要采取多种途径。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大讲堂

免责声明

本站所载、分享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公众号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使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